版权所有、侵权必究?电子浏览经典名著须要付费吗

日前,某网文平台在《西游记》首页标注“本作品由作家(明)吴承恩授权制造发行”“版权所有·侵权必究”“签约”“VIP”等字样,另有读者在浏览《红楼梦》时收到“曹雪芹邀请购置付费章节”等邀约,此事一经曝光引发普遍关注。

公众在调侃“吴承恩复活”“曹雪芹转世”“《红楼梦》变《聊斋》”的同时,重要关注两个问题:《西游记》《红楼梦》等早已进入公有领域的经典名著能否通过标注“版权所有”据为己有继而收费盈利?作为读者能否免费或者微支付浏览到威望版本的经典名著或法律、法规等公共信息?记者就相干问题采访了知识产权法、互联网法专家、北京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常务副院长张平。

“收费不应包含原作者创作价值”


“这件事之所以引发公众的普遍关注,深层次的原因还是读者以为自己的权力受到了侵略。”张平以为,无论是标注“版权所有”还是付费浏览都直接关系到读者对已经进入公有领域的作品的合理使用和浏览权力。

张平介绍,从著作权法的立法初衷来说,既要斟酌创作者的私权,又要斟酌知识的传布,知识产权法赋予权力人的垄断权是相对的,即为了维护社会公众获得知识和信息的权力,著作权人不能过度垄断自己的权力,所以著作权法设定了合理使用、法定许可、维护期限等限制,也就是说“权力人在必定的时光和地区范畴内享有作品的独占权,超过著作权维护期限就会进入公有领域”。

依据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国民作品的发表权、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布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等,其维护期为作者毕生及其死亡后五十年,截止于作者死亡后第五十年的12月31日;如果是合作作品,截止于最后死亡作者死亡后第五十年的12月31日(作者的署名权、修正权、维护作品完全权的维护期不受限制)。而法律、法规,国度机关的决定、决议、命令和其他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及其官方正式译文;时事消息;历法、通用数表、通用表格和公式等则不在维护范畴内。

依据“合理使用”的相干规定,个人出于学习、研讨、评论等目标不经著作权人许可即可使用其作品,更不用说已经过了维护期或不受著作权法维护的作品。然而现实却并非如此。随着聚合类网站和平台的兴起,《西游记》《红楼梦》等经典名著、中华五千年经史子集书目、《千字文》《百家姓》等启蒙读物,还有大批不受著作权法维护的法律法规、官方文件等,通过网络聚合被纳入私有领域,版本五花八门,收费项目让人眼花纷乱,通过聚合向社会公众进行二次销售,这也被称为“公共领地的悲剧”。

那么,网文平台通过标注“版权所有·侵权必究”将名著私有化并以此收费盈利是否合理呢?张平以为,相干网站平台只是简略地对已经进入公有领域的作品进行网络聚合,并未翻译、注释、改编、收拾,没有形成新的演绎作品,不存在新的版权,所以标注“版权所有·侵权必究”是不合理的。但是因为名著版本有差别,可能存在属于出版者的版式设计权,其他出版者或网站不能随便使用其版式,如果只是把内容拿去重新编排则不存在侵权。网站平台标注“版权所有”即便特指版式设计权也只能抗衡其他网站或出版者,并不能抗衡读者。至于收费问题,因为编纂、勘误、数字化,包含网站运营等存在必定的成本,可以收取部分加工费用,但不应包含原作者创作价值。

“建议威望部门推出尺度数字化版本”

随着数字化时期的到来,热衷于数字化浏览和线上听歌的人越来越多,公众期待在新的时期能够更高效便捷、更放心舒心肠获取数字化资源。近年来,社会各界的版权意识广泛进步,公众对付费浏览、付费听歌等情势本身并不反对,但是将全民族甚至全世界的文化瑰宝私有化并以此牟利,或者打着维护版权的旗帜“强买强卖”,并不符合公众的期待。

想读电子版名著必需购置付费章节,想听一首歌却被强制购置整张专辑或充值VIP,想查阅论文不得不按页付费——很多人都亲身材验过这种无奈。更让人苦不堪言的是,各种作品的版本五花八门,往往是花了钱却买不到满意版本的作品。

“网络化、数字化进程中呈现的一些乱象不容忽视。”张平以为,无论是对人类首张黑洞照片以及国旗、国徽等图片标注“版权所有”的“版权黑洞”事件,还是网文平台对文学名著标注“版权所有”并要求付费的情形,甚至一些论文期刊网站把原来可以自由浏览的学术论文明码标价的现象,都严重侵蚀了著作权“合理使用”的边界,不利于维护公众浏览和学习的权力,也不利于知识的传布和文化的传承,此外,一些资源的过度商业化也存在潜在的垄断风险。

维护和传承经典最基础的是要保证有效传布,社会各界本应尽最大尽力让更多的人浏览和学习,而不是将其占为己有。名著付费浏览从法律上讲有其合理性,但公众对此却表示出了极大的反感。公众的呼声须要引起器重,张平以为,商业网站平台依托自己的原创作品盈利无可非议,但对于已经进入公有领域的作品尤其是国内外传统经典,不妨听听公众的声音,将数字化浏览的权力让渡给读者,提供免费浏览。从长远来看,经典名著的免费浏览既能彰显商业网站的社会担负,亦能吸引更多的读者,这实质上是一件多赢的事。

对于公众苦其久矣的“查找难、版本乱”问题,除了呼吁商业网站自觉承担社会责任,张平还建议,诸如四大名著、四书五经、四库全书等进入公有领域的传统经典和法律、法规、国旗、国徽等不受著作权法维护的公共信息应由威望部门、机构集中力气推出尺度数字化版本,通过免费或微支付的情势向公众提供,并通过普遍宣扬让公众了解正规渠道。

其实,早在1998年,我国就制订了“863规划”,实施国度数字图书馆工程,在国度图书馆开展试点。国度图书馆对全体图书进行了扫描,但是因为著作权相干问题,国度数字图书馆始终未能完整开放。在国度数字图书馆工程的推动中,超星、书生、大唐等一批民间数字图书馆也陆续兴起,但因为同样的问题又急剧落幕。张平以为,著作权维护固然主要,但是不能因此走向另一个极端。尤其是当这件事关系到知识的传布、文化的传承,又关系到公众的合理使用和浏览权。这就须要政府部门、相干机构、出版者、作者等社会各界共同尽力,既要维护相干权力人,又要顺应数字化时期的大势,寻找最佳方案,通过各方协作由威望部门、机构推出尺度但不唯一的数字化版本,逐步向公众开放。

(本报记者刘平安)


2019年度全国打击侵权盗版十大案件

2019年,各级版权执法部门以习近平新时期中国特点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力为指引,深刻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力和中办、国办《关于强化知识产权维护的意见》安排,进一步加大版权维护力度,针对热门领域开展专项整治和重点监管,严格打击各类侵权盗版行动,查办了一批侵权盗版大案要案。近日,国度版权局结合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遴选了2019年度全国打击侵权盗版十大案件,涵盖消息出版、影视、图片、文学、动漫等领域,现予宣布。[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