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鸡大学”年年“抱窝” 监管莫止于曝光

原题目:“野鸡大学”年年“抱窝”,监管莫止于曝光

随着考生陆续收到高考成就,选择大学将成为下一个阶段最主要的事情。但是,总有些虚伪大学和野鸡大学,“李鬼”想装“李逵”。对于考生和家长来说,辨认“李鬼”很主要;而对于有关部门,在这一特别的时光节点,对“李鬼”精准打击更为要害。(7月26日 《南方都市报》)

一年一度的高考已经停止,家长、学生正依据估分物色一些高校。这个要害环节,如果考生报错志愿选错学校,恐怕会遗憾终身,尤其不能被“野鸡大学”骗了!日前,教育部宣布了全国高级学校名单。这份威望名单为宽大考生提供了高考志愿填报的官方名单,进而避免被“野鸡大学”所蒙骗。前几日,人民日报还曝光了全国392所野鸡大学,涉及全国26个地域,而北京地域就涉及151所。

所谓“野鸡大学”,是不具备招生资历、没有办学资质、涉嫌非法招生和网络欺骗的虚伪大学,也被称为“学历工厂”或“虚伪大学”。 近年来,教育部以及社会机构屡屡颁布“野鸡大学”名单。2013年的中国“虚伪大学警示榜”上只有百所。2017年教育部宣布国内的“野鸡大学”达381所。今年颁布的全国“野鸡大学”又增添到392所。“野鸡大学”年年在“抱窝”,年年在增添,让不少考生、家长受骗上当。教育造假甚于其他领域的造假,而“野鸡大学”数量增多的一个主要的原因,恐怕就是相干部门对“野鸡大学”监管不到位、慢作为,让“野鸡大学”及其经营者逍遥法外。

治理“野鸡大学”仅靠曝光是远远不够的。各地公安、教育、市场监管等部门应该自动出击、结合执法,加大对虚伪大学以及制售虚伪学历文凭的打击力度,对于存在和已经肆意泛滥的“野鸡大学”要零容忍,发明一个查处一个,绝不能让“一粒老鼠屎”毁了教育的“整锅粥”。在海外一些国度,经营未经学历评审而自称大学的是刑事罪恶。为此,有关部门应尽快出台相干法律法规,填补“野鸡大学”罪与罚这一法律空白。

假冒院校都在不遗余力地模拟真正的大学。大部分的假冒院校都复制真的大学的名称,只是在原有的名称上做一些小小的篡改。例如山寨中央财经大学的“北京财经大学”,仿北京师范大学的“中国师范学院”等。调查成果显示,90%的假冒高校都开设了网站,20%多的假大学拷贝真正大学网站上的部分信息并将其粘贴在自己的网站上。为此,要增强国内外相干地域或国度之间的互联网域名、虚拟主机、IP地址等方面监管合作,严格打击各类虚伪教育类网站。针对社会上存在的以“未经同意办学的民办高校虚伪网站为载体情势进行招生欺骗”的行动,教育部门要配合公安机关进行清算和查处,保护和净化招生秩序,切实保障宽大考生的合法权益。同时,教育部门还要晋升群众对“野鸡大学”的分辨才能,让骗子无机可乘。政府部门还可结合社会组织、机构,增强合作,动员社会、群众、媒体的力气,让这些行骗者“再无行骗之法,毫无藏身之处”。

当然,有的人明知文凭是假的,但因为报考、升职、考察、入户等需求,有意花钱买假……早在《围城》里,方鸿渐就理解用钱去买一张子虚乌有的“克莱登大学”的文凭,并以此为基本在国内谋得教职。对此,教育主管部门应当不断颁布“野鸡大学”名单,并对所有文凭进行免费认证、上网颁布;给予使用“野鸡大学”文凭者以严格处分,对于公职人员的文凭造假尤其应当严格惩处。只有断了那些蒙混过关、想以“野鸡文凭”获取好工作和日后提升者的路,想必“野鸡大学”就不会再有市场了。